2019-08-22
上海男模白月林前传,上海男模故事

上海女子spa会所,上海异性spa男模自传故事

我是一个在山村长大的穷孩子,我家孩子太多了,不知几岁时,我意识到我是独一却是两个,我是双胞胎双胞胎的世界没有感应,我做一个解释,会有类似于量子纠缠一样的感觉,默契度高的惊人  自小就高即使年纪大了也不见默契降低

我从小到大从没觉得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的感觉就是,我是两个灵魂的载体并非对一个灵魂负责,我家四个孩子。我姐我哥发生什么事情,好的开心的我感受不强烈。差的我也一样不是那么强烈。

唯独对灵魂之二的开心或者不开心感同身受丝毫不会觉得有一点差距。我从不觉得双胞胎分大小我也从没喊过该喊的,哪样会别扭死,真的!像吃了苍蝇一样,甚至更甚,不夸张

我们之间就是一个世界,不论结婚生子与否,那个世界始终存在!

世界之外才是,亲人朋友

我的成长很简单。我出生在一个全是石头山的村子里,从县城一直往村里走,到尽头,大山林立处便是我们村,我家孩子多家里又穷,我们家的孩子都爱上山翻石头捉蝎子,可以卖钱,也可以吃,是好东西,我们出发一次上更大的山会聚集我们那一块所有的小孩,当然有个别爱好不同的,也有是人家家庭条件好。我从小到大也创造过奇迹,我身边的人也创造过不一样的奇迹,说出来像是童话里才有的事情,其实在双胞胎世界里很正常普通。

自小家里穷,看着其他小朋友拿钱买东西吃,很是想和他们一样,也没有那么自信,直到初中毕业,我家里还算可以,我爸在外挣到钱了,我家日子才好过。

初中毕业后  当时的我很叛逆,我独自去上海见识大城市,从小就看上海滩。很向往,记得很清楚。第一次站在外滩看,网被震惊了第一次感觉自己如此渺小无知,看到很多同龄少男少女都特别酷特别有型帅气,

之后我去了一个工厂上班,我们80后是工厂的一代,刚去时候很不适应。当时为了和大家搞好关系我请我们宿舍的人出去吃饭,回来后喝的晕晕乎乎,就睡着了第二天起床我在家里身上带的钱没了,以后的生活都没法自理了,我们工厂是不管饭的那种,工资高点就是冲着高工资去的。在哪里呆了两天又问朋友借了几百块钱最终决定离开工厂,另谋高就。

就这样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我成了流浪汉,没住的地方,身上的仅余的一点钱也没有了,当时跟着哪些老乞丐去天桥下睡,银行自动提款室睡,肯德基睡,睡觉吃饭我可以凑合,但是我不可能伸手去要饭,我的尊严不能。我没钱饿的前胸贴后背,我晚上饿的睡不着觉,就跑去街上转悠,心想这样美丽的不属于我,我该何去何从呢?突然吼道轰的一声,是跑车发动机启动的声音,我扭头望去,是斜前方一个高级会所的门前,一个特别帅的小哥哥启动车子。我走向前傻傻的看着,小哥启动车后并没有开走、像是在试车,一直在轰轰轰的踩油门,我呆呆的看着,我在想如果我是他那样该多好?深夜的街道灯光通明,车料很多,人却没几个,小哥貌似注意到了我这个孤单瘦小的身影。扭头皱眉看着我,而我浑然不知还在妄想!小哥哥开口道;兄弟?

我立马清醒看着他,说了句要人吗?

他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遍,嘴里念叨着身高很不错整体也不错,就是看不出长相,不过看轮廓也不错。他开口道:兄弟跟我来吧。我就跟着他进了会所会所人很多,但都很忙的样子,跑来跑去,不一会就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里,房间特别大像个套房但是没有门隔开,里面是一个大浴缸,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浴缸。他说你在这好好洗一下,一小时后我过来。我很听话的在这里洗澡期间那也不敢碰。不到一个小时他就过来了,一进来看到我,就很高兴的说。嗯,果然不错,非常不错,我知道他在夸我人帅。他问了下我的情况,知道我走投无路后,就说你今天在这里住临走前放了2000块钱给我,我觉得跟做梦一样,觉得这个小哥人很好,他也是在忙,顾及急着出去招呼客人,我就拿上钱出去大吃了一顿,慢悠悠的走着回到会所,已经是夜里3点多了,回去倒头就睡,这应该是我这辈子睡的最熟的觉。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4点,我奇怪怎么没人叫醒我,原来是昨天那个小哥交代过,不让其他人打扰我。我醒来后,过了一会小哥进来了,说兄弟起来洗一下,咱们聊一下。我按他说的照做。洗漱完毕,跟着小哥进了会议室,会议室里坐满了帅小哥,一个比一个帅,个个干干净净的,在我门村可看不到这样的帅哥。

大家静一静:今天来了个新人,都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我先来,我叫程月,我来自烟台我工作时间比较久大家都叫我一声程哥,然后按个爱我介绍,都挺快没人说废话。而后程哥给我介绍了工作内容,一般就是准备—备台—坐台—出台。很简单,一般情况不会出台。如果客人有需求,

程月这个名字我深深的记在心里,是他改变了我一生………未完待续!

 


上海男摸上门服务